《无人区》:魔鬼城里的夜巴黎 电影及电影人及

欢迎来到广州某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!

某某装饰服务热线020-66889888
栏目导航
头条军事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020-66889888
吴总:13978789988
小邵:13998987878
QQ:12345678
邮箱:admin@qq.com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灞桥区新筑街办
当前位置:主页 > 头条军事 >
《无人区》:魔鬼城里的夜巴黎 电影及电影人及
浏览: 发布日期:2020-09-22


一年多的过审让《八佰》因祸得福,让人不禁怀疑,是不是片厂和导演都暗中对这种可以令作品自带「禁片」属性的审查欲拒还迎呢?十年前的宁浩也面临着类似的局面,而且过程更加漫长难熬,从20106月拍完最后一场戏,到201310月拿到过审的决定书,历时三年多。若是放在如今的互联网环境下,恐怕热度会比《八佰》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当然,「欲拒还迎」只是笑谈,影片能够上映便已是万幸,否则宁浩也不会把那张决定书郑重其事地裱进相框,和其他各种奖杯摆在一起。

 

都说《无人区》是宁浩的转型之作,虽然他自己不这么认为。其实「转型」要看从哪个角度去看,要是以叙事风格上看,从他早期的《香火》、《绿草地》到《疯狂的石头》才能算转型。而《无人区》多少与「疯狂」系列有着一脉相承之处,只不过其中包含着许多尝试与进步,诸如加入了「西部片」和「公路片」的元素,以及自己本不擅长的女性角色。用宁浩的话说,受不了老得用人性中猥琐的一面去制造笑料。


 

《无人区》不能算转型的另外一点因素是,潜藏在雅丹地貌和蛮荒苍凉之下的,仍是宁浩得心应手的黑色、荒诞和暴力。我们可以从影片中看到大量科恩兄弟作品以及奥利弗·斯通执导的《U形转弯》的影子,甚至男主角的名字叫做「潘肖」,应当是致敬了《U形转弯》的主演肖恩·潘。

 

科恩兄弟对场景美学有着强烈的执念,其每部电影都非常强调事件发生的地点,比如《血迷宫》发生在德克萨斯、《谋杀绿脚趾》发生在洛杉矶,《冰血暴》发生在明尼苏达。宁浩在这一点上亦不遑多让,「疯狂」系列分别选择了重庆、厦门和长沙作为故事的发生地。到了本片,他索性跳出了城市,直接把场域放到了黄沙漫卷、广袤无人的西部。用意再明显不过,当人性置于没有道德和法律约束的蛮荒世界,将会有一番怎样的嬗变。


 

在这个前提下,《无人区》的第一个命题是「规则」。作为闯入者的潘肖是律师,象征着文明社会,在法律体系中玩转得游刃有余,能够让杀害警察的鹰隼贩子无罪释放,可一旦到了无人区中便成了笑话。雅丹魔鬼城中的服务区加油站居然名曰「夜巴黎」,蛮荒与文明的冲突昭然若揭,不过在此消彼长之下,代表秩序的规则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则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。

 

而当文明社会的规则退却后,显露出来的就只有「人性」,这便是影片的第二个命题。电影开篇即以猴子的故事来隐喻人性的多面性,不仅有德性的一面,也有兽性的一面。如果没有道德、法律和文明的约束,那么人究竟是什么?《无人区》做了个很好的回答。其实无人区里并不是没有人,只是没有像「人」一样的人。在生存至上的原则下,无人区将人性中的兽性表现得淋漓尽致,人类的原始本能在这里被无限放大。


 

在这样的环境里,暴力的焦点也被搁置在人性近似于荒诞状态的情感中。故事本身、人物本身没有绝对的对与错,没有大力刻画警察的职责、也没有故意丑化犯罪者。于是,暴力就在人物的相互谋利之间随意出现,不再承载道德劝解或者社会教化的功能,暴力的本质被弱化和消解,并充当起宁浩的叙事工具,形成具有其个人风格的暴力美学。

 

宁浩每一部作品的主人公都有一个很相似的原形,都经历了一个很荒诞的遭遇,且都是那种小人物式的突如其来和不期而遇,过程中会出现大量的意外和巧合,由此构成一系列戏剧矛盾冲突,推动故事的发展。但与「疯狂」系列不同的是,《无人区》没有再走多线程叙事的老路,而是用了貌似更粗粝简单的单线故事,然而情节中的那些巧合又显得比较精致合理,既收到了扣人心弦的效果,又和人物的性格相辅相成,同时也比之前的作品更加关注角色的塑造。